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破寰宇》:第1章 命运之轮

夕阳西下,夕阳下的高仿村一片宁静,村里的人安逸生活。 有一天,村庄的宁静被打破,一位白发老人怀抱婴儿仓皇的奔进村子,倒在广场,胸口有血。 村民抬老人进屋,找懂医的王拓,王拓看了伤口,神色怪异,脱了老人的衣服,包扎老人的伤口。 寂夜,一个黑影闪身进屋,背起老人,奔出村子,放老人在十里外的十字口,手捂婴儿的嘴,抱着婴儿,放在老人怀中。 早晨,李秀醒了,老人,婴儿不见,惊慌的尖叫,村民集在一起,里长夏丹暴吼:“你们谁弄走老人,婴儿,会后找我,被我查到,村规处置!” 会后,村民四处找,在村子十里外的十字口找到老人,婴儿。老人没醒,婴儿在梦里。 夏丹暴怒的眼扫过村民:“你们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老人,婴儿是高仿村的村民,谁要是再赶他们出去,他永远不要回来。” 夏丹在屋,喝着浓茶,穿着长衫随风飘飘的王拓进来。 “坐。” 王拓优雅落座。 花茶杯放在一边:“王拓,找我什么事?” “夏里长,老人,婴儿是我昨夜弄出的。” “哦,为什么?” 没有暴怒,疑惑地看着王拓,心里,王拓是良医,昨夜弄出老人婴儿必有隐情。 “夏里长,昨天,我看老人的伤口,非常怪异,不知是被什么东西刺伤,想起中级刺客的刀法,它像极被中级刺客的刀法刺伤。” 中级刺客?夏丹喃喃自语。 在高仿村生活五十六年,去过最远的地方是镇,在镇上听说过中级刺客,魔将,高级冥士,小精灵,骷髅战士,大剑师,武者……只是听说,从没有见。 他们离自己的生活遥远,从没想有一天,会闯入自己的生活。 不信。 王拓只说他身上的伤口像被中级刺客的刀法刺伤,没有确定。 端起茶杯,里面的茶簸出,不信,为什么怕? 王拓的每一个决定都经过深思熟虑。 “老人醒了,视情况决定。” “夏里长。”王拓语速急切:“要是老人真的是被中级刺客的刀法刺伤,他逃至这里,中级刺客追至,手无寸铁的村民会被杀。” “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想见死不救,抛弃老人婴儿?你的职业是救死扶伤,要是你这样做,活着就没有希望。” “夏里长,两条命和五百条命,孰轻孰重,望你三思。” “够了!你出去。” 望着王拓走远的背,夏丹陷在椅子,像一具被抽空灵魂的干尸。 李秀纺布,瞟了老人一眼,老人的眼皮在动,惊喜的放下纺锤奔进夏丹的屋。 夏丹迅速奔至,迫切想知道,老人是被谁刺伤的? 老人睁眼,睁了几次,没有睁开,思维与现实接轨,终于睁开。 梦里的杀戮结束,现实里的杀戮也已经结束。 没死,惊恐的坐起,扑向夏丹:“孩子,我的孩子!” 夏丹的手紧紧握着老人的手:“老伯,不用担心,婴儿在睡,我抱来。”起身抱婴儿。 老人抱着婴儿,花白胡子上的脸因婴儿安然无恙露出安心的神情。 “老伯,告诉我们,你遇见了什么,为什么会受伤?怎样来这里的?”夏丹终于问出最想问的问题,紧张等待原因。 村民也是,双耳竖起,深怕漏过一个字。 老人沉入往事,仿佛血腥的杀伐还没有离开。 武极,尘虹被冥王围攻至苍狼山,已是九级武皇的武极夫妇不是冥王的对手,浴血拼杀,还是血溅人亡。 围攻前三个月,武极夫妇的儿子出生,武极说:“我们这一生在战乱中讨生活,苦练武技还是落得被冥王围攻至死的下场,不想儿子再走自己的路,取名武尘,尘是人间的意思,让他离开妖魔神人兽的世界,去人间,没有武功,掌握生存技能,也能平安活着。” 围攻前一夜,武极怀抱儿子到自己面前:“木澈大伯,儿子交给你了,务必带他去人间,从此,他虽然没有了王冠,却能平安,不要告诉他,他的爹娘是谁,在哪里,被谁杀,不要让他报仇,不要让他怀恨。”和尘虹跪下。 抱着武尘,忘不了他们的眼,曾经自己心中的勇士也有脆弱的时候,曾经自己心中最美,最坚强的女人也有心碎得无助的时候。 自己的心也碎了。 面对那些无法阻挡的吞噬生命的命运之轮,除了悲愤无奈之外还是悲愤无奈。 若这世上真有一种药能让自己忘掉所有的往事,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寻得这种药喝下去。 人的力量不能和冥王的力量抗衡。 自己会隐魂魔法,只能在冥王面前隐去身体,灵魂,冥王无法看见自己杀自己,隐魂魔法却没有攻击力。 趁夜奔逃,逃离苍狼山,天梦大陆,越远越好。 半夜,终于奔出被冥王冥兵围攻的苍狼山,望最后一眼,头也不回的下山,清晨,太阳出,河边,洗去身上脸上的汗,婴儿哇哇地啼哭。 荒芜人烟,没在意婴儿啼哭,一阵‘嗖嗖’声传入耳。 接着‘哧’的声音响了,一枝冷箭射来,抱着武尘滚进江水,从另一处上岸,逃过一劫。 对方是初级弓箭手,要是高级弓箭手,自己和武尘必死。 跨高原,过沼泽,到平原,已是两天两夜后。 这其间躲过影月氏族兽人的围捕,魔兵的追杀。 平原一片绿色,像绿色的海,疲惫不已,惊惶的跑,以为平安了,劫难却在前等着自己。 像一束光从天射下,一个人站在面前,手中的刀白如苍雪,柔柔慢慢的攻来,刀锋未至,胸已破,被刀气伤。 “多可爱的婴儿,在你老家伙的手里,怎么喂养长大?”他说着俯身抱婴儿。 使出隐魂魔法,抱着婴儿逃至峡谷深处,翻越峡谷,行一天一夜,望见村子,在这里。 不久,中级刺客追来,灭村,望着一张张善良的脸,不敢说真话,说了真话,自己和婴儿的命不保, 自己的命丢了无所谓,不能负武极夫妇的嘱托,妖魔神人兽的世界,为了得到婴儿纷争厮杀,武极在武尘的身上留下了秘密,谁得到秘密,知道谜底,能一统他国,一统天梦大陆。 木澈怀抱婴儿离开,夏丹挡住木澈出去的路。 “老伯你的身上有伤,去哪里?离这里最近的镇至少有一百公里,不是寸草不生的沙漠,就是万物能被冰死的雪山。” 木澈说:“孩子的爹娘已死,我们逃难至此,遇了盗匪打劫,和盗匪交手,他们刺我,刺伤我,我和婴儿滚下沙坡,他们没追,才捡了两条命。”

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