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破寰宇》:第2章 手中的刀白如苍雪

夏丹信了木澈的话,屋里几乎所有人信了木澈的话,有一人不信,王拓。 怀疑的眼紧紧地盯着木澈,要把木澈的灵魂盯穿。 李秀趁这时,熬了红枣粥:“老伯,你身上的伤这么严重,失去许多血,现在,给你喝红枣粥补补身体。” 李秀的眉淡淡的,左眼角有两粒麻子,木澈看着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木澈的花白胡子颤抖,想说什么,哽咽了。 要是因为自己,连累他们,一生愧疚不安。 夏丹的话没错,从这里离开,怎么活下去? 经历千难万难,九死一生才来这里,为婴儿来了这里。 自己死了,婴儿怎么办? 武极夫妇的嘱托完不成,愧对他们。 内心的战场激烈角斗,接过李秀递来的红枣粥喝下,身体的元气恢复。 红枣粥里有红枣放了糖,甘甜心美。 喝完,木碗放在桌上,坐在长凳。 屋外的太阳灿烂,空气有火苗。 远方的山青,杳无人烟。 翻过峡谷行一天一夜,密林环绕,这里一般人找不到。 中级刺客追来的机率小。 “我昏了多久?”问夏丹。 “昏了一夜。” “老伯,你身上的伤不是被盗匪刺伤,是被中级刺客的刀法刺伤。”目光阴狠的青年人终于说话。 木澈的脸色一凛,旋即恢复平静。 青年人的怀疑是对的,婴儿闭目安详,看着婴儿仿佛看见武极夫妇,现在,他们倒在了苍狼山。 他们的灵魂,仿佛穿过空气进入耳,告诉自己,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保护孩子。 突然,木澈抱着婴儿奔至广场,双腿跪地,面向青山,眼神虔诚,喃喃自语。 站起,一步步走到王拓面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青年人,我说得句句是真,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这位先生要我留下,我愿意留下。” 王拓面色不变:“因为你,村里人被杀,我一定把你撕成碎片。” “混账!”夏丹双眉倒竖,粗糙的手扇王拓的脸,。'啪,。'声音响亮,没有人说话,屏住呼吸。 “这里谁是里长?我问你谁是里长?我要老伯留下,我看有没有人敢把他们赶出去?” 王拓的眼越来越阴狠,拂袖而去。 “王拓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怎么红了?被谁打了?”刚跨进屋门槛,听见老婆上来焦急地问。 “你烦不烦?没事少问。”王拓冷冷地说。 “什么叫我烦不烦,我关心你,我关心你有错?”姜芙争锋相对,眼珠子瞪得很大。 看着老婆瞪得那么大的眼珠子,王拓的目光落在桌子的筷子上,想抄起筷子把筷子插进老婆的眼睛。 王拓没理老婆。 “你怎么这样爱理不理的,我是你老婆,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你一个人憋在心里不难受?我好意为你分担,你还不领情。” “闭嘴!”王拓的脸铁青。 摇篮里的两岁儿子,哇哇地哭,王拓一脚踹翻摇篮,儿子滚在地,哭得更厉害,像要把屋顶哭塌。 姜芙气坏了,冲进柴房拿起镰刀砍王拓,王拓反应得快,没砍到。 一手抓住老婆的手:“你疯了!” “我没疯,你才疯了。” 争执着,没有看见儿子爬了出去,两人发现,儿子不见了。 心往一处使的找儿子,在李秀的屋找到儿子,儿子和婴儿玩得开心。 王拓冷着脸抱回儿子,脱儿子的裤子,对着光屁股,打了几巴掌。 “看你跑!看你以后还跑不跑?” 姜芙披头散发抓着王拓的长褂一通乱打。 王拓任姜芙打,终于累了,瘫在地上。 王拓把事情的原由详详细细地告诉了老婆。 “这个老东西,老不死的,要不是他,里长的位置是你的,他越来越猖狂,当着全村人扇你一巴掌,让你出尽丑。”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这口气我一定要出。” “出是要出,不是现在,以前,夏丹这老东西对自己不错,前天开始,老头子来,我看出他身上的伤很可能是被中级刺客的刀法刺伤,要真是被中极刺客的刀法刺伤,他逃至这里,中级刺客追来,全村人会被杀。” “老不死的却不听我的。” 夜晚有月,月亮很圆,高仿村沉入梦里。 被噩梦惊醒的王拓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老婆,披衣起床,坐在木门槛,望着天上的明月。 一缕妖异的红光从天而降,落在王拓面前。 “我知道武尘在这里,也知道你想把他们赶出去,你的心里有浓浓怨恨的味道,你想杀夏丹。” “你是谁?”王拓镇定地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我不会害你,前提是,我们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你死!” 妖异的红光成人形,一个让男人看了会迷失方向的女人,纤长的手中出现一柄刀,薄如纸片,弯如月亮,刀风破空气,在王拓发出叫声前,插进王拓的脖子。 月亮隐进乌云,月光消失。 天地黑暗,一片死寂。 女人一步步走向王拓,扭断王拓的脖子,血如水注爆射而出,女人趴在王拓的脖子,贪婪地吸血。 吸干最后一滴血,抹抹嘴,提着王拓的头,飘进夏丹的屋。 鸡叫了,姜芙扯一个长长的哈欠,伸一个长长的懒腰,‘咦,’王拓不在,没在意,继续睡。 一声尖利的叫声把全村人惊醒,叫声有无限的恐惧。 李秀蹲在地,脸色煞白,她前面的门槛坐着王拓,没有头。 姜芙最后一个看见尸体,受不了猛然而至的打击昏了。 谁是凶手?村民猜疑。 不管谁是凶手,矛头都指向木澈,武尘。 夏丹信了王拓的话,留老人婴儿在这里是祸害,必须马上把他们赶出去。 木澈捡起地上薄如纸片,弯如月亮的刀,苍老的眸子射出一道血红光。 从刀看出,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凶手知道自己和武尘在这。 要是自己不在,也许村民查几辈子也查不出凶手。 凶手是半兽人,它们夜晚出来,吸血为生,它们是血族的血士。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