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破寰宇》:第3章 五年后

夏丹抢了木澈手中的刀,抵在木澈的脖子,威胁木澈带着不祥的婴儿赶快滚出高仿村。 木澈附在夏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夏丹和木澈进夏丹的屋,在床下找到王拓的头。 “你怎么知道王拓的头在我的床下,你是凶手?” “因为这把刀。”望着刀,眼现痛苦之色,它上面沾了太多无辜人的血。 “血士吸血不取人头,血奴吸血会取人头,取了人头放在最高职位的人那里,高仿村你的职位最高,人头在你屋。” “血奴为何来这?”高仿村外百里杳无人迹。“阴狠地目光紧紧盯着木澈。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你知道,怎么说不知道?” “你没有直接杀王拓,你间接的害死了王拓,你的命是王拓救的,这是你报答的方式?我告诉村民,你是凶手。” 木澈凝望怀里的婴儿,懒得解释,一切由命。 村民相信夏丹,木澈和婴儿被赶出高仿村。 走在荒杂的路,前面是山海望不见头。 在一片幽绿的竹林坐下。 用刀片削断竹子,搭建一个简陋的棚子。 这时,木澈想不到,此后十年,住在这简陋的棚子里。 木澈和不祥的婴儿被赶出高仿村,夏丹长长出一口气,若木澈对村民说,王拓的头在自己的床下,嫌疑洗涮不清,不管如何,当初竭力留木澈婴儿,是错的,不然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姜芙缓神,夏丹告知,木澈和婴儿是凶手,姜芙对夏丹的怀疑消除。 后来,在木澈的棚子边,对儿子王开说:“看见没?这老头子和婴儿是杀害你爹的凶手,娘身单力薄,报不了仇,长大后,你要为你爹报仇。” 眨眼时间,五年过去,姜芙对七岁的儿子王开再说一遍。娘说得每一个字,娘的每一个表情烙在王开的心灵。 仇恨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淡薄。 仇恨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流越深。 “爷爷,爹娘在哪?”渐渐长大的武尘经常扯着木澈的衣袖问。 木澈摸着武尘的脸蛋:“武尘记住,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不要心怀仇恨,你爹娘永远是爷爷的骄傲。” 木澈不说,自己不是武尘的亲爷爷,在心里,武尘是自己的亲孙子。 “爷爷去李秀婶儿那带些吃的,你在棚子不要乱跑。” “嗯。”武尘重重点头:“爷爷早点回来。” 木澈的前脚走,王开进棚子,木澈和武尘是害死爹的凶手,一直找机会报杀父之仇,七岁的王开打不过老头子,不过,只要再过几年,老头子老得动不了,狠狠折磨他。 现在,打不过老头子,打武尘,绰绰有余。 “武尘。”王开叫了一声,拳头朝武尘的鼻子招呼。 武尘没有躲开,鼻子被打破,流了很多血。 “小家伙,你害死我爹,总有一天我要你的命,今天教训你一下,以后给我小心点。”王开趾高气扬的走了。 木澈没有告诉武尘这件事,武尘不明白,自己才五岁,怎么害死了他爹? 木澈回来,看见武尘满脸血痂,心疼坏了:“谁打的?” “爷爷,我们害死了王开的爹?” 木澈没说话。 没说话就是默认。 木澈从李秀婶儿那里背回的东西,被武尘扔出,棚子里只要能扔的东西都扔了,不能扔的东西也扔了。 王开打武尘的时,武尘没哭。 现在,武尘哭了。 木澈记起当年武极夫妇的话,拉武尘入怀。 “武尘你是爷爷最爱的孙儿,爷爷怎么不疼爱你呢?记住爷爷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心怀仇恨,不要怨念任何一事一物一人。” 木澈摸着武尘的头,武尘不哭了,洗了脸上的血,捡起被自己扔到棚子外的食品物品。 蒸面,炉烤饼沾了灰。 拔了毛的生鸡,米在布袋,布袋用绳子捆紧,没有沾灰,竹制的椅子歪了,木勺不见,瓷碗破了。 洗了蒸面,炉烤饼上的灰,和爷爷对半分,吃了。 阳光透过草缝射下,凉风吹得棚子上的草跳舞,一只鸟在附近的栎树上唧唧叫着。 木澈吃进最后一块蒸面,松腰带:“武尘,今年你五岁了,要入学堂了。” “我不!”武尘拒绝得干脆。 “由不得你。”木澈的声音硬冷。 下午,爷儿俩吃了炖鸡。 夜晚,月光洒在枕畔,武尘在床上滚来滚去,无法入梦,披着薄衣,坐在棚外早晨被自己摔歪的木椅上。 一道白光从昏黑的苍穹划过,武尘揉揉眼睛,苍穹依然昏黑,是幻觉?不!不是幻觉。 夜无风,夜宁静,坐在歪竹椅上的武尘睡着。 木澈揭开有些霉味的被子下床,揉揉鼻子,心想,被子该洗洗,晒太阳了,赤着脚走出棚子,抱起武尘,放进被子。 木澈坐在歪椅子,给烟斗放烟丝,擦燃火石,点燃烟丝,烟雾缭绕,狠狠地吸一口,昏暗中没有人看见他满脸的愁容。 送武尘上学,考虑了很久。 进学堂,会被王开,高仿村的孩子欺负。 不识字,今后,他去哪里,吃不开。 李秀也劝自己送武尘上学,烟斗里的最后一丝火光寂灭,木澈进棚子,躺在床上入梦。 天未亮,将亮,浓云如墨,似乎要把地吞噬,闪电劈空,惊雷滚滚,接着,暴雨倾至,如豆的雨打在棚子,雨从草缝隙流入棚子。 早晨过后,棚子里的水齐木澈的膝盖了,抱着武尘,暴雨没有停的迹象,木澈心里烦躁,昨天还是晴天,今天就暴雨如注。 下午,雨终于停了,天边划出一道彩虹,彩虹下有苍白的云,像瀑布。 天澄澈,草绿,七彩的虹光洒下,犹如进入另一个时空。 武尘双目无尘,静静地看着前方,从没有见这样绝美的风景。 棚子里的水悄然退去,木澈放武尘在地,进棚子清理泥巴,整理乱成一团的家具归到该呆的位置,细长的身材,苍白的长发,精瘦的脸,精细的胳膊腿。 武尘眼里的爷爷风烛残年,曾经,看爷爷的样子,就觉得他很老。 淡然一看,爷爷已经风烛残年,不久归西,也许明天,也许后年,总之时间很短很短。 武尘害怕失去爷爷,荒凉冷漠的世界,自己怎么活下去?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