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破寰宇》:第4章 夕阳如血

无助缠绕心,最美的景色也失去它的色泽。 棚子整理完,彩虹外,西边的太阳悬挂,明天又是晴天。 木澈坐在木床,拿来棕丝,搓成一根又一根线,编织草鞋,为武尘编的。 “爷爷,我不想上学。”武尘搓着棕丝说。 木澈的手停了,看着武尘,武尘避开爷爷的目光头扭到一边,武尘害怕爷爷的眼神。 “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再说我不想上学。”声音硬冷。 李秀背着米,蒸面,炉烧饼,土豆,豇豆,踩着泥泞的路,进棚子。 武尘扑到李秀婶儿的怀里。 木澈泡茶给李秀喝。 这些年多亏李秀的接济,爷儿俩才活到今天。 今天,李秀背来的东西,足够爷儿俩吃两个月。 “武尘,今生爷爷报答不了李秀婶儿的恩情,你不能忘了,长大后好好待婶儿。”武尘灿烂的笑着,重重点头。 扑在李秀怀里,不想离开,就像猫儿在主人的怀里舍不得离开。 李秀的心,有一种刺骨的绝望,武尘这孩子从小没爹娘,没得母爱父爱。 要是可以,自己愿做武尘的娘,高仿村的村民没有人会答应。 五年了,他们依然认为木澈武尘是恶魔,到哪里哪里会有灾难。 李秀抱着武尘说:“还有几天,是开学的日子,学费我凑够了,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解开布袋上的绳子,从里面拿出几颗碎银子。” 木澈颤抖的手接过。 送走李秀,木澈精瘦的手抚摸武尘滑嫩的脸:“武尘,到了学堂,听先生的话,好好读书,王开,那些孩子欺负你,不理他们。” 鞭炮在高仿村唯一的学堂高仿村学堂门口炸响。 木澈牵着穿着草鞋裤子打着补丁的武尘进高仿村。 高仿村,这是武尘进棚子后第一次来。 鞭炮炸完,白烟缭绕,白烟散去,热闹的高仿村学堂寂静了。 木澈回棚子,武尘跟在木澈身后。 木澈停了,看着武尘,武尘停了。 木澈走出高仿村,一抹阳光照在背上,像剪断了亲情纽带的剪刀。 王开邪笑起来,一手搭在武尘的肩:“武尘兄弟,以后不要欺负我。” “哈哈哈,哈哈哈……”身后传来王开和伙伴的嘲笑声。 李秀拉着武尘的手,进李秀的屋。 武尘坐在木椅子上,无声的哭了。 李秀在柴房煮饭,一会儿,熟了的米香味飘满木屋,菜在锅里‘兹兹’的响着。 木门口探进一颗头,稚嫩的脸,细发垂肩,穿着红色衣衫,怯怯的看着武尘,进了柴房拉着李秀的衣袖对武尘指了指。 李秀抬眼一看,继而给灶里添柴,火印红了脸。 三个木碗装了三个菜,放在木桌子上。 李秀盛了一碗米饭递到武尘手里,武尘接过夹桌子上的菜,吃得很急。 红衫女孩站在李秀的旁边,怯怯的又有些好奇的看着武尘吃饭。 “武尘这是我妹妹的女儿,李瑶,高仿村有学堂了,妹妹把她的女儿送到这里上学,李瑶比你小,叫你哥哥好不好?” “瑶瑶叫武尘哥哥。”李瑶忸怩不叫,歪在李秀的怀里咯咯的笑。 “李瑶妹妹。”武尘停了往嘴里扒菜看着李瑶叫了一声。 “嗯。” 李瑶笑得更欢的答应了。 李秀收拾碗筷,武尘和李瑶跑到屋外去玩了。 阳光渐渐地薄弱,阳光成夕阳,夕阳如血。 凉风吹身,夜色降临。 收拾完碗筷,打扫了屋里屋外,李秀拿着纺锤纺布,夜色已来,两个小家伙还没回家。 先在屋外玩,没出高仿村,能看见。 玩着玩着跑出了村子,这还了得,武尘只有五岁,李瑶更小,四岁半。 村外山高路险,稍加不小心会出意外。 惊慌的李秀放下纺锤,连门都没来得及关的跑出高仿村。 一路焦急的叫喊寻找,回应的只有静默。 跑进木澈的棚子,木澈刚躺下,蹬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不安浓,强迫冷静地问。 李秀张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肩膀微耸,哭了。 木澈面色苍白,脑袋飞快的转,李秀来,肯定与武尘有关,武尘出了什么事? 瞳孔收缩,等李秀说。 “武尘,李瑶不见了。” 听说武尘不见了,一瞬,木澈浑身的骨头像被抽去。 “怎么回事?” “吃完晚饭,武尘和李瑶玩,没出村子,我在屋里纺布,天快黑了,不见两人,一路寻来,没有踪迹。” 李瑶是谁?木澈不认识,不想认识,此刻最担心孙儿的安危,虽然不是亲生的,却比亲生的更亲,为了他可以不要自己的命。 披上破旧的灰袍,提着灯盏,冲出棚子,沿路在大山找。 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呼喊。 没有希望的回音。 月亮破了浓云,凄惨的光洒向大地。 旋风刮来,灯盏里的灯灭了。 要不是有月亮,能勉强看见路,不然今夜无法回家。 灯灭了,无法找,只有等天亮了找。 在高仿村村口和李秀分开。 踩着荒路,一步一步,好像踩在刀刃上。 神色悲凄,思绪倒远,武极夫妇的嘱托,他们在苍狼山死的样子,没有亲眼看见,脑海浮出的画面跟亲眼看见一样。 薄唇紧闭,浑身的力集中在腿,要是明天发现的是孙儿的尸体,愧对武极夫妇的嘱托,必将自刎谢罪。 有时死比活着容易。 进入高仿村,李秀推开屋门,魂不在身,屋门有异,没有注意。 奔出屋时,忘记关门,推开屋门前,屋门紧闭,好像被反锁,推了几次才推开。 关了门,钻进被子,一个劲儿地哭。 风呜呜的像巫婆嚎叫,吹破了窗户的窗纸,沙尘从窗子泻进来,有的落在李秀的脸上。 李秀掉头睡,忽然,从床底钻出一个黑影,一掌劈在李秀的脖子,李秀晕了过去。 黑影眼露浓浓的淫邪之意,撕开李秀的衣服,脱掉李秀的裤子,趴到李秀的身上,正要行男女之事。 ‘嘎吱,’木门响了。 可恶的风,黑影想。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