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破寰宇》:第176章 女儿国

出太阳了?光很亮。 他们怎么不攻了? 不是光,天上浮现的是白色的布。 天上怎么会浮现白色的布?武尘想不明白,没力气想了,失去了意识。 一间白色的屋,白色的屋门口,站着两位侍女,穿着白色的衣服,梳着大饼发,很青涩。大大的眼,稚嫩的脸。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头发挽得很高的女人,从外面的花园走进来。 “公主。”两位青涩的少女见了女人弯着腰,双手放在右腰上恭敬地叫。 “嗯。”叫公主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 两位侍女起来了。 叫公主的女人推开门,有些紧张。 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少年,盖着白色被子,木台上有一株绿色的兰花草。 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来。已经快半个月,少年的脸白得跟雪一样。一点醒来的迹象也没有,神色安详,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就是死,他也是从容的吧。 女人坐在黑色的圆凳子上,双手托着下巴,安静地看着少年。 自从少年来,公主就天天来,每天坐一会儿走了。 两位青涩的少女偷偷望着里面,想到躺在床上的少年脸就红了。 心扑通扑通跳得很快,这还是见的第一个男人呢? 真想看看少年的伤好了的样子。 “咳咳。” 女人的两只眼睛睁大了,连忙站起来,一脸激动,这是这些天来,少年第一次咳嗽,有醒的迹象。 武尘的眼皮动了动。 女人大气不敢出,几乎要贴到武尘的脸。 武尘睁开眼,一片白色,很香。 武尘醒了醒鼻子,香气是从旁边的女人身上传来的。 武尘揉了揉眼,又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女人大大的眼跟水一样的看着武尘,肌肤雪白。 武尘起来。 “哎呦。”武尘的头碰到了女人的头。 自己的手臂,腿上有刀痕,剑痕,还有小洞。武尘想起了什么?跳下床,冲出屋外,冲到大门外,大门外还有大门。一扇扇,武尘跑得快吐血,跑到一片绿草上。 一点尸臭的味道也闻不到,一滴浊水也没有。相反能闻到很香的青草的香味。 武尘望着城,望着山,猛然地跪着,‘兰花妹,烈虎,’喃喃地叫着,头一下一下的撞在草上,草不是石头,不管怎么撞,头也没有撞破也没有撞起包,鼻涕眼泪流在了一起,分不清哪些是鼻涕?哪些是眼泪?流在一起的鼻涕眼泪流进嘴里,咸咸的。 身子一个劲儿地哆嗦。 两只手抓起一把青草一把泥土。一屁股瘫在地上,好像没有灵魂的尸体,眼神空洞。 王语烟静静看着。 一步一步走向武尘,坐在武尘身边。 武尘的情绪好些了。 “不要太难过,一切都会过去的。” “滚!” 王语烟没滚。 来了两个女人:“大胆妖徒!竟敢这样对公主说话,活得不耐烦了!” 两个女人挺漂亮的,杏目圆睁。 武尘的手一握,两个女人手中的剑就被武尘的手捏碎。手上有血,武尘的血,武尘一点也不在乎,好像流得是别人的血。 手一使力,夺下两个女人手中的剑,扔了很远。 两个女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脸不红了,脸白了。 武尘朝前奔,狂奔,一头扎进清澈的湖泊中。 在水里呆了好几分钟,快被憋死才起来。 唤出浪子剑,剑一下割去自己的一缕头发,‘誓报仇,就如此发。’ 剑气震碎被割下的发。发成碎末,人身一转,剑锋割水,水被溅起几十丈高落在身上,仿若没落。 浑身的灵气集中在握剑的双臂。 悲到极致不是喜,悲到极致是麻木。 两根手指抚摸着浪子剑。 现在,剑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唯一的亲人,唯一伴自己到天涯海角的人。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脑海有柔软的一处,那柔弱的一处转来转去。无从捉摸。 武尘的内视眼盯着这转来转去的柔软一处,手上的剑随着脑海的这柔软一处挥舞。 渐渐熟练。看不见的空气随着剑气转来转去。 “杀!”武尘喝道。 剑对着前面刺去,直接把大地斩成两半。千米外的一栋白色建筑,被剑气斩成两半。 至柔至刚,悲到极致的剑法,‘悲伤剑法。’ 武尘黯然伤神。收剑跳到地上,朝着前面走去,完全没在意身后,手握着长矛、刀剑、弓箭、大铁锤、铁链的许多女人。 女人们虎视眈眈地盯着武尘,似乎准备把自己撕碎。 可是,武尘一点也不在乎,朝着城外走去。 “没有令牌不准出去。”守卫的女人说。 这里怎么都是女人? 建筑上到处是女儿国,女儿国的字。 自己这是在女儿国?武尘揉了揉眼,捏了捏大腿,确定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梦。 “你要出去,也要等你的伤好了再出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武尘的漆黑眸子亮了,接着一个熟悉的男人出现在武尘的视线。 一个沧桑的很瘦的男人,哦,应该说是老人。 “你还活着?” “我还活着。”公孙宁说。 “现在,你还要不要出去?” “要。” “去哪?” “救兰花妹。”武尘的眼神流露难得的柔情。 “你知道兰花妹在哪?” “不知道。” “你连兰花妹在哪都不知道你怎么救?” “至少我记住了杀我的黑暗使者,捉走兰花妹的人的脸。” “现在,我可以走了?” “你不能。” “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挡得住我的剑?” 刚修炼出浪子剑法第四式,正好试试,‘悲伤剑法。’ 武尘的眸子悲伤。浪子剑在颤抖。 “等等,也许,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公孙宁说。 武尘看了公孙宁三秒,已看出公孙宁身上的伤完全愈合。 多年征战,多次厮杀,已练就金钢铁骨,即使受伤愈合的速度也非常快。 “马上走!” “不,至少也等你练就了能杀黑暗使者的本领才行,你现在去是送死。” “渊尊派来的黑暗使者都这么厉害,何况是渊尊。” “他一出现,我们两个抵不过他两招就会死,你信?” “我信。” “所以……” “所以,我留下来,练就本领,杀黑暗使者,救兰花妹。” 公孙宁笑了,脸笑得像一朵菊花。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