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情定终身》:第二十一章

某个女生和她说凯伦在课室外等她。慕容秀英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她忘记了自己的腿还疼,站起来的时候,右脚钻心的疼痛让她重新跌倒在座位上,那女生估计没料到慕容秀英伤得这么重,于是就扶了慕容秀英一把,慕容秀英在女生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出了走廊。 凯伦果然在走廊等着,见慕容秀英出来就迎了上前。 “这个给你!”凯伦递了个食盒给慕容秀英。 “这是?” “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盒饭,你受伤了需要补充营养,这样才能早日养好伤。”凯伦真诚地望着慕容秀英说,慕容秀英却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起昨日橱窗里的话,如果自己真是凯伦和西门勤雄之间的第三者,自己该怎样面对凯伦呢,想到这里,慕容秀英发誓,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喜欢西门勤雄。 “倩,谢谢你,你对我真好!”慕容秀英盛情难却,接过凯伦的食盒。 “那就这样吧,我先回科室了。”凯伦说完,向慕容秀英摇了摇手就走了。 慕容秀英也端着食盒走回教室。 “这个凯伦真大方,自己的男朋友被抢了还给敌人送饭。” “就是,这么好的女孩,圣安东巴登拉姆子怎么能不珍惜呢!” “就是,圣安东巴登拉姆子怎会细化淘宝!” “嘘!小声点,被听到了不好!” “我说的是实话,有什么好遮掩的!” 几个女孩站在走廊里谈论着,慕容秀英权当没听见,回到课室将饭盒放进抽屉,继续补眠。 中午的时间一到,西门勤雄竟然过来接她,西门勤雄的出现自然又是引发了不少的轰动。 “走,去吃饭!” “不了,凯伦给我送饭了。” “凯伦!她给你送什么饭?” “诺,这个,你看,丰富吧!”慕容秀英将食盒打开给西门勤雄看,里面鸡鸭鱼肉确实好不丰富,旁观者看了都口水直流。第二十一章补充营养 “这个真的是凯伦给你的?”慕容秀英没有注意到西门勤雄神色的变化。 “是呀,不信你可以问问她们。”慕容秀英指了指那些因为流连西门勤雄“美色”而在课室里故作停留的女生。 “是的,我们都看到凯伦将饭盒给了淘……慕容秀英。”一个女生羞涩地替慕容秀英作证。 “嘿嘿!没骗你吧!”慕容秀英一阵得意。 “这个别吃了,我带你去吃好的!”西门勤雄抢过食盒,将食盒的盖子盖上后往刚才说话的女生手里一放,“这个送给你了!” 然后西门勤雄就抱起慕容秀英走了教室。 N多分钟后。 “刚才,刚才,明溪是抱了淘宝走么?” “我们不会是幻觉吧!” “呜,明溪巴登拉姆子是抱了淘宝呀!” 一干女生伤心失落芳心碎了一地。 “你为什么要将食盒给别人,那是凯伦专门给我做的!是心意!”慕容秀英大声抗议,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现在是在西门勤雄的怀里。 “你就没点常识?”西门勤雄严肃地说。 慕容秀英愣住了,不就是一个食盒,和常识有什么关系,但是西门勤雄又一脸严肃的,让她不由得也跟着严肃起来,但她想来想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呀,只得对西门勤雄摇了摇头。 “哎,没想到桃大神收了这么一个没常识的徒弟!哎!”西门勤雄无奈地叹气! 慕容秀英重重地在西门勤雄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你说我可以,不许乱说我师傅!有什么话就直说,绕来绕去的,我头疼。” “我看你不是头疼,你是头脑简单。” “西门勤雄,你找死呀!” “你现在满身伤痕,还吃那些鸡鸭鱼肉,就不发伤好不了,发炎腐烂,毁容呀!”西门勤雄抱紧了慕容秀英。 “是这样的吗?”慕容秀英吓了一跳。 “可倩倩说了,是补充营养的呀!”慕容秀英无辜地说道。 “还补,你现在已经营养严重过剩了!” “你这是变相说我胖。” “那是你自己说的!” “西门勤雄!”慕容秀英双手扯上西门勤雄的双耳,行人纷纷侧目。 这两人真是旁若无人呀,哎,圣安东巴登拉姆子的粉丝们的心可伤可伤了,她们起初以为自己输给了圣安东的第一校花凯伦,现在她们知道自己错了,原来自己输给了这个貌不惊人的淘宝,哭呀! 出了教学楼,慕容秀英扯了扯西门勤雄:“你把我放下来。” “干嘛?” “刚才在上面没多少人,现在下面很多人,我,我害羞。”慕容秀英别扭地说。 “嘿嘿,你还会害羞呀。刚才下来,已经很多人看到了,再多点人看到也没什么。省得他们偷拍瞎说,好让他们仔细拍!免得偷偷摸摸地烦人”西门勤雄侃侃而道。 “你喜欢被人拍,我可不喜欢。放我下来。”慕容秀英坚持要下来,西门勤雄只得听从,毕竟慕容秀英也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 “哎!”慕容秀英伸出一只手。 “干嘛”西门勤雄莫名奇妙。 “扶着我呗,你不扶着我我怎么走呀。” “你这……人!”西门勤雄实在无语。 两人在新苑也就是圣安东的第三饭堂门口碰到了白少宇和左木。白少宇一见西门勤雄和慕容秀英两人的情形就打趣:“哇塞,明溪,还真是学习雷锋好榜样呀!累不?要不要我帮帮忙?” “你滚开,就知道打趣我,一肚子坏水。”慕容秀英盯着白少宇一点都不客气。西门勤雄在一旁看着直笑,敢这么直接骂白少宇的,慕容秀英估计是米蓝高中的第一人。 “少宇你别和这丫头疯,有没有看到凯伦?”西门勤雄转移了话题。 “没有,我和左木是第一个进饭堂的现在才出来,都没有见到凯伦。怎么了?”白少宇问。 “没什么,问问。” “嘿嘿,你小子行呀,扶着一个,又想着一个。”白少宇误会西门勤雄想找凯伦是因为西门勤雄对凯伦有情,西门勤雄也不解释。 “真怀疑你平时吃的是啥,说的话每一句是好的,我不和你说话,你也别和我说话,我要吃饭了。”慕容秀英说完就跳着进去,旁人纷纷给她让道,现在天下人都知道,这就是淘宝,而且是圣安东巴登拉姆子心仪的淘宝。 “我先进去了,放学后我会按时去练球。”西门勤雄说完就追了进去。 “你说商小子会不会真喜欢淘宝呀。”左木问。 “很大的可能。只是我想不明白商小子怎么会喜欢她。”白少宇一身心的问号。 “淘宝偷懒的技术好,为人善良,而且长得挺可爱,又乐观单纯,所以……”左木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白少宇正用一种非人的眼光盯着他看。 “你看什么?” “我想看看,慕容秀英是不是给你也试了魔法,让你这么为她说话。”白少宇认真地说道。 “去你的,你他妈才着魔了呢!”左木一拳打了过去,白少宇往后一退,躲开了,两人嘻哈地追逐着走远。 进到饭堂西门勤雄的脸色愈加难看,今天宇文德冉和他说让他留心凯伦,他还没当回事,可如今食盒一事却让西门勤雄惊疑不定。 今天大早宇文德冉就告诉自己,贴相片的人已经找到,但那人并不是真凶,真凶另有其人。因为贴相片的人说他是受指使的,有个陌生人打了个电话给他,口音听不出来是男的还是女的,说有件事要他帮忙,如果帮了他的帮就会得到一千块的报酬,贴相片的人最近因为上网正缺钱就答应了。等他贴完相片,那人就问他要了银行卡号,利用无卡存款将钱存给了他。 而当宇文德冉又动用自己兄弟的力量去各大银行查找录像时,发现连存款人也是受人交托的。存款人说他正在路上走着,有个小孩交了两个信封给他,说让他将第一个信封里的一千块存到指定的银行卡里就可以打开另一个信封,并有意外的收获,那人按照小孩说的话去做,将钱存了之后,打开另一个信封发现里面竟然装了五百块钱,并且有一条纸条上面写着:感谢帮忙,五百酬金请笑纳。本来还可以查笔记的,只是可惜那字条上的字都是电脑打印,宇文德冉也本想沿着那小孩的线索再往下查的,但是当天的小孩实在是难以找寻,只得放弃。 西门勤雄听完宇文德冉的叙述,和宇文德冉一样,都不得不佩服凶手的严谨细致,整件事情凶手都设计好了,每一个细微的地方凶手也都注意到了,让人想查证都无从下手。 宇文德冉之所以会怀疑凯伦,一是因为凯伦的是和西门勤雄、慕容秀英一起去看的电影,是当事人之一,尽管西门勤雄已经护送到了家门口,凯伦还是有可能偷偷地出来跟踪西门勤雄,二,慕容秀英被打的那天,凯伦也在场,而且那天凯伦的表现也很反常,调查的人说凯伦看到慕容秀英被人群殴非但没有出言阻止,而且是远远地躲着观看。 西门勤雄听完宇文德冉的分析,从私心上他是不愿意相信凯伦是这样卑鄙而又心计的人的,毕竟凯伦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的良善,那么温柔可人。可如今食盒的事却慢慢地销蚀他对她的信任。 如果凯伦没有学过料理,他可以相信凯伦和慕容秀英一样,是对食物特性毫无所知所致。但是凯伦学过料理,而料理师傅教授的最基本的知识就是,食物如何搭配才可以有益于健康,像凯伦这么优秀的料理高手能不知道鸡鸭鱼肉等荤腥食物对初受伤者无益这么简单的常识,既然知道还给慕容秀英做这样的食盒,又是怎样的居心? 西门勤雄的脸色愈发阴沉,凯伦为何要这样做呢?她和慕容秀英不是好朋友么? 慕容秀英丝毫都不知道此刻西门勤雄心里百转千回的思绪,她对刚才食盒的事一点都不上心,在她看来,凯伦就是和她一样都不知道自己是不可以吃荤腥食物才会这样子的,所以她也不明白刚才心情还很晴朗的西门勤雄此刻为何会阴沉着脸。慕容秀英磨叽着挑了食物又磨叽着回到座位,西门勤雄还在沉思中,慕容秀英很是纳闷,她怀疑西门勤雄是腻烦自己了才这样的。 “你要是不想陪我可以走的了,不用摆这么难看的面孔给我看哦,我现在是伤患病人,需要好的心情伤口才可以尽快好起来哦!”慕容秀英叽叽咕咕地说着。 西门勤雄原本阴沉的脸听到慕容秀英这么叽咕之后,决定先缓一缓,“如果让你查出了这次相片事故的真凶你会怎么办?”西门勤雄突然问道。 “嗯,害我伤得这么重,我还真没想过要怎么办呢?先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呗,如果说得有道理就算了,如果没道理,嗯,我总不能打他一顿吧,好痛的哦。就罚他练习罚球好了,嘿嘿!”慕容秀英边说边往自己嘴里塞东西,渐渐口齿不清。 “你是不是有专门罚人练球的癖好!”西门勤雄怀疑地看向慕容秀英。 “嘿嘿,这是师父教的,也是和师傅学的,我觉得很好!反正罚投篮有助于锻炼身体。对了,你的三分练好了没有!”慕容秀英突然记起之前的比赛来。 “早就练好了,就等你去检验,没想到你却先挂了!”西门勤雄哈哈地笑了起来。 “你丫才挂了呢!我吃饭,不和白痴大叔说话。”慕容秀英一副我不理你的姿态,又惹得西门勤雄频频笑场。旁边的人看着,羡慕,妒忌,又只得羡慕,妒忌。 就这样,慕容秀英在沈菡家寄宿,西门勤雄亦一同住进沈菡家照顾慕容秀英,而在学校西门勤雄每天中午放学就过来搀扶慕容秀英前往新苑就餐,凯伦自给慕容秀英送过食盒后,好几天都没有出现过。下午放学,西门勤雄就接慕容秀英前往秘密基地练球,慕容秀英则在一旁看宇文德冉他们一干人练球。看到手痒的时候,忍不住嚷嚷着要上去投篮,而受了轻伤早已痊愈的肖霏雪就拉着她严肃地说:“不行,你的伤一天不好一天都不能投篮。”所以,慕容秀英基本上都是无聊地看,加上西门勤雄、白少宇等不时前来挑逗,慕容秀英都快疯掉。她立誓,等她好了以后,要宇文德重地教训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 与此同时,米蓝高中与明尚高中的篮球对决即将开始,双方的训练已经进入白热化。慕容秀英唯一感觉自己能够用的商场的地方就是,在场外观看训练的时候还可以不时地充当桃大神的角色对球队的布阵及球员存在的不足出言指点,很大程度地帮助宇文德冉解决了球队存在的不足,但是慕容秀英同时也看出了另一个与球队有着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宇文德冉的伤。 那天在校医室,宇文德冉阻止沈菡说出自己的伤,慕容秀英以为宇文德冉可以通过医疗护理来治疗,但在训练的时候,慕容秀英发现,宇文德冉的伤一直都没有好。 这天,大伙训练完毕,慕容秀英和西门勤雄说有点事要和宇文德冉谈,关于比赛的,让西门勤雄晚些来接她,她的伤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差那些淤痕了,等那些淤痕散尽,她就彻底地变回之前蹦蹦跳跳活泼可爱精神无比的慕容秀英了。 西门勤雄见慕容秀英说得严肃也没再细问,并且他刚刚收到短信说凯伦已经在家病了好些天,凯伦的妈妈给他打电话让他去看看,他想凯伦毕竟是和自己十分要好的朋友,就答应了。 球场上肖霏雪在宇文德冉旁边帮忙收拾篮球,慕容秀英走到左木身边对左木说:“我和宇文德冉想聊聊球队的事,你可以过去帮霏霏捡球么?” 左木一听当然是求之不得,兴冲冲地跑了过去,和宇文德冉说慕容秀英想和他详细谈谈球队的事,让他过去一下,宇文德冉一听是球队的事,也没怀疑,最近自己的球队在慕容秀英的指点下确实进步不少,自己还得感谢她。 肖霏雪一听是慕容秀英找哥哥聊球队的事也没有怀疑,因为这些天从慕容秀英和众人的融合就知道,慕容秀英是确确实实为了哥哥的球队好的。 “嘻嘻,我们出去走走!”慕容秀英等宇文德冉走近了低声说。 “呃?”宇文德冉回头看了看肖霏雪。 “放心,就出去一会。”慕容秀英伸出四个手指做发誓状。 “嗯。”宇文德冉点了点头就和慕容秀英走了出去。出了室内球场往里是一个花园,现在斜阳照在花园枯次仁尼玛的草地上,有些荒凉。 “和明尚的比赛你不能上场。”慕容秀英直奔话题。 “……”宇文德冉没想慕容秀英会和自己说这件事,一时间没有接话。 “你的伤比你想象中要严重,这你是知道的,你一直不和大家说是不想让大家担心,也不想打击大家的斗志,但是宇文德冉,球队是一个整体,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一个人扛着,不累吗?有时候,说出来比瞒着要好。这样,大家才会拿出所有的力量去拼搏,为一个团队去拼搏。再说,难道你不想看看你的球队,就算没有了你也可以成为一支强队么?”慕容秀英没有给宇文德冉说话的机会,径自说了一大堆。 而宇文德冉一直都紧皱着眉头。 “宇文德冉,累了,其实是可以找人说说的。刚放下的时候就放下,好了,我说完了。”慕容秀英转身慢慢走了回去。独留宇文德冉一人留在夕阳里,被夕阳拉长的身影映在瑟瑟的枯草地上,越发的孤寂。慕容秀英回头看了一下,心里滋长出无数的怜惜,很想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和他说:“一切都没事的。”可她却不是可以这样做的人。

上一章33加入书签 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